醉了217 - 其他小说 - 全球诡异苏醒在线阅读 - 797、躲祸的方法

797、躲祸的方法

        夜幕笼罩整个村庄,淡红色的月光让一切都显出几分莫名的诡异。

        虞舒雅躺在塌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晚饭的时候,自己父亲和外公说了很多,几乎都是在劝外公,任何事情都不需要害怕,只要跟着他回到弧珉城,便会有足够的安全保障。

        然而外公却十分固执,任由如何劝导,都不肯同意。

        甚至连外婆也在旁边附和,打定了主意,不可能离开这座小山村。

        外公外婆,似乎都有什么难言之隐。

        可是无论怎么询问,他们都不肯说出来,只是催促着虞家父女两个赶紧吃完饭便回房休息,第二天早上就立刻离开村子。

        而且还特殊别嘱咐过,晚上老老实实的睡,千万不要胡乱走动。

        上厕所都不要出门,夜壶就放在床底。

        整个村庄,甚至是外公外婆,到处都弥漫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之气。

        虽然心头不安,但到底是白天走了一整天的山路。

        舟车劳顿之下,虞舒雅还是没能扛住,沉沉睡去。

        “虞…舒…雅……”

        迷迷糊糊中,似乎有人在呼唤自己的名字?

        虞舒雅迷茫的睁开眼睛,当她看清楚周围环境之时,不由得愣了愣。

        城隍庙!

        自己站着的地方,居然就是李家沟里的那个城隍庙!

        可是,她明明记得,自己应该处于群山环绕的牛王村之中啊!

        莫非,是在做梦?

        可是这个梦境,也未免显得太过于真实了。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檀香味,她抬起手指,触碰着周围的建筑物,冰冷真实的触感从指尖传来。

        “虞舒雅。”

        那声音再次传来,虞舒雅抬头看去,终于看见了呼唤她的人。

        然后,她整个人便愣在了原地。

        只见那城隍神像的下方,站着一个身穿唐装,满头白发的老人。

        老人看着她,满眼都是慈祥,嘴角勾起,就连脸上那些皱纹仿佛都在笑。

        虞正义!

        站在虞舒雅面前的老人,正是她数月之前去世的爷爷,虞正义!

        “爷爷!”

        这一刻,虞舒雅终于确定了自己是在做梦,可是眼泪却怎么都止不住。

        “不错。”

        虞正义看着她,笑眯眯的:“小雅长大了啊,这段时间把杂货铺管理的很好,我很欣慰。”

        不是说,梦境都是假的吗?

        但为何,自己眼前的爷爷却是如此真实?甚至连说话的语气和表情,都与活着的时候没有半分差别。

        虞舒雅捂住嘴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虞正义看着她,柔声道:“怎么又哭了,就算没有爷爷,你不是也可以过得很开心吗。”

        “珍惜当下的生活,不要老是活在回忆之中,否则,我宁愿你彻底把爷爷给忘记。”

        虞舒雅凝噎着,说不出话来,只能努力的点头。

        虞正义欣慰的笑了起来,只不过还没笑多久,他的表情便突然一敛。

        不过紧接着,他又愤怒道:“虞允仁这个臭小子!做什么不好,偏偏把你带去那个什么牛王村!

        “如果我还活着,早就拿大巴掌扇他了!”

        听到爷爷这么说,虞舒雅也稍微压抑住了悲伤与欣喜交织的情感。

        她放下手,带着几许哭腔:“爷爷,牛王村怎么了?我和父亲是打算来这儿,将外公外婆接回弧珉城居住的。”

        虞正义叹了口气:“唉,有这份心当然是好的,你妈当年嫁过来,跟着你父亲受了不少的苦。”

        “现在既然有钱了,把老两口接过来享享清福,也是应该。”

        “但千不该,万不该,在这个时候过去啊!”

        他转头看了一眼那尊高大威严的城隍神像,又将目光转到了虞舒雅身上:“这次是城隍爷特意恩典,我才能托梦给你。”

        “小雅,我接下来说的话你一定要牢牢记在心底,千万要照做!”

        “这是涉及到性命的事情,可不敢马虎大意啊!”

        听着爷爷说的严重,虞舒雅心中虽然有百般疑惑,但还是点头道:“我明白的,爷爷,您说。”

        虞正义看着她,生怕自己这个孙女没听清楚。

        他一字一顿的说道:“晚上的牛王村不太平,有脏东西,记住,今天晚上十二点到一点钟这段时间,你需要躲在床榻底下,千万不能出声,一定要躲好!”

        “无论多困,都不能睡过去!”

        “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能出来,一定要躲满一个小时,直到凌晨一点钟!”

        虞舒雅神色有些迷茫,但看着爷爷那认真沉重的脸色,她也只能默默点头,将这些话记在心底。

        看着自己孙女的表现,虞正义略微松了口气。

        孙女的脾气他知道,从来不会阳奉阴违的去做什么事情。

        答应好的事情,一定会去做。

        “之后,时间到了凌晨一点钟,这个时候你有五分钟的时间,记住,五分钟之内,一定要想办去爬上房梁!”

        “不能出声,也不能走动,就固定待在房梁之上!”

        “无论看到什么,也不能改变自己的位置。”

        “然后,一直待到凌晨两点整!”

        虞正义一边诉说,一边露出回忆之色。

        这些话也是别人告诉他的,他的魂魄原本一直居住在枉死城中。

        虽然虞正义是寿终正寝。

        但目前,毕竟还没有搞出来酆都鬼城,以及奈何桥和轮回池那些东西。

        所以只能暂时性的将所有魂魄,都安置在枉死城内。

        结果就在刚才,突然有一位阴差,将自己带到了城隍大人面前。

        而那位威严又温和的城隍大人却说,自己的孙女有危险!

        虞正义这辈子几乎所有的牵挂,都在他的儿子与孙女身上,听闻此言,自然急切的不行。

        幸好,城隍大人告诉了他,如何才能渡过这次劫难。

        并且特意恩准,让他给自己的孙女托梦!

        所以,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爷爷……”

        虞舒雅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虞正义却瞪了她一眼:“别出声,你牢牢记住就行!”

        “过了凌晨两点,你这次只有两分钟的时间,要赶紧从房梁上下来,然后跑到靠窗户的墙角,缩好!”

        “这个时候,也如同之前那般,无论听到什么动静,看见什么东西都不要出声,也不能站起来,更别在屋子里面走动!”

        “要耐心等待,一直等到凌晨三点。”

        “三点一过,万事大吉!”

        “小雅,你一定要死死记在心里!”

        虞正义的身影越来越虚淡,话说的嗓音也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

        周围不知何时弥漫起了大雾。

        虞舒雅不舍的大喊:“爷爷!”

        “照顾好自己……”

        虞正义的声音远远传来。

        “啊!”

        月光下,虞舒雅陡然间从床榻上坐起。

        她喘着粗气,看向窗外。

        淡红色的月光照进来,洒落点点红芒。

        “果然是梦……”

        虞舒雅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呢喃自语。

        那梦境,实在是太过于真实了。

        脖颈处,城隍饰品在黑暗中闪烁着微弱金光,似乎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涌入鼻孔。

        她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这会儿是十一点五十八分。

        距离十二点整,只差最后两分钟!

        虞舒雅很想重新躺下,一觉睡到天亮,毕竟她这会儿实在太困了。

        但不知道为何,心底始终有股强烈的不安感萦绕。

        几息之后。

        “我一定是疯了……”

        虞舒雅苦笑一声,直接穿好衣服,然后趴在地上,慢慢的将自己的身体挪进了床榻底下。

        也许,那真的是爷爷给她的托梦?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的虞舒雅,对于鬼神之事已经十分相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