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了217 - 都市小说 - 弃妃,别来无恙在线阅读 - 番外 皇甫月

番外 皇甫月

        好多的狼,四面都是狼。

        它们眼冒着绿光,眦着尖牙,流着口水,散发着臭气,向我围过来。

        我知道,此刻我在它们眼里,就是一块鲜肉,让它们馋涎欲滴。

        我想跑,可是我身上已经没有丝毫内力,我的身体像一个破败的筛子,像溃于蚁穴的堤。

        我从来没有这样无力,从来没有这样绝望。

        毒绝霸体,天下第一!

        明明是能把天下都掌握在手中的功夫,怎么到了最后,却变得连个普通人都不如?

        不应该是这样的,国师说过,我将是天下第一人,是天下第一女帝。

        然而,现在,我伸出手,什么也抓不住,我抓不住我的荣华富贵,也抓不住千羽……

        这些饿狼,以前见了我,只会夹着尾巴逃得远远的,可是现在,它们逼迫我,眼里虎视眈眈,它们想啃我的肉,噬我的血!

        疼痛席卷而来时,我的眼前快速闪过这一生。

        五岁之前,我还是宫中的不祥之人,父皇儿女众多,我母亲不过是个嫔位,又没有强大的外祖家,我在宫中时常被欺负,每次,我只能躲在树后悄悄地哭。

        哭泣的声音不能传到母嫔的耳里,我每次被欺负,母嫔知道后,看着我的眼神都很诡异。哪怕我很小,我也能明白,那不是心疼,那是……也许是痛快?

        我知道我不得母嫔喜欢,大概因为我不是皇子,而仅仅只是个公主的原因。

        天乾男尊女卑,若我是皇子,自能让母嫔母凭子贵,晋为妃位。

        那一次被欺负,我又躲在树后哭,一只小手突然伸过来,手心里,躺着一块漂亮的散发着香气的桂花糕。

        我虽是公主,因着母嫔不得宠,我很少能吃上这些东西,那香气让我都忘了哭。我怔怔地抬起头,就看见一个锦衣玉面的小童,比我大不了几岁,他长得真好看,好像画上走下来的金童一般。

        他冲着我笑,说道:“妹妹,你不要哭,你吃这个,这个可好吃了!”

        我把桂花糕拿起,放进嘴里咬了一口,真软,真香,那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桂花糕。

        后来我知道,他是姑姑的儿子,上官千羽。他常到宫里来玩,父皇很喜欢他,毕竟,姑姑是父皇唯一的皇妹。

        他不是皇子,但他在宫里,比我那些皇兄们还受宠。

        有一次,三皇兄欺负我,正好被他撞见,他愣是把高他半个头的三皇兄按在地上揍了一顿。

        他冲着我笑:“你别怕,有人欺负你你告诉我,我保护你!”

        我站在原地,破泣为笑,原来有人保护的感觉这么好。

        我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过下去的,但是在他十岁那年,姑姑和姑父出征,再也没有回来,他成了孤儿,就很少再进宫了。

        而我,已经长到八岁,我这个不祥的,不被喜欢的公主,命运突然改变。

        因为国师回来了,国师为父皇算过他所有子女的命格,最后,衣着寒酸,不被重视的人,反倒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国师说:“此命格贵不可言,洪福齐天!皇上,有她在,天乾必然大兴!国运昌隆指日可待!本国师决定收她为徒!”

        那时候,我并不懂什么叫洪福齐天,也不懂什么叫贵不可言,但是看到那么多双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我知道大概是一件顶好的事。

        我一年难得见上两面的父皇,难得和颜悦色对我说:“月儿,你愿意拜国师为师吗?”

        我抬起头,看着那个让我仰起头才能看见的身影,他目光那般温和,笑容那般亲切,他说我这么多好话,一定是好人,因为他,父皇才对我这么好,我怎么会不愿?

        是不是我成了他的徒弟,以后父皇会对我更好?那样我就可以出宫去看千羽小哥哥了。

        我用力地点头。

        父皇也很开心,他说:“月儿,你好生跟着国师学艺,等你艺成归来,朕封你为护国公主!”

        习武多苦啊!何况不仅只是习武,我还要学习所有的东西,皇家公主要学的,我要学,皇家公主不用学的,我还要学。

        文韬武略,兵书战策,国政民生……

        国师说:“你只有变强,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

        父皇说,我学艺归来,便会成为护国公主!

        虽然学艺是跟随师父离开皇宫,见不到千羽哥哥,可是我便算留在皇宫里,千羽哥哥也不再进宫了。他的父母被敌将害死,他一心想着报仇。只有我强大了,我才能站在他的身边,才能帮他报仇!

        一去经年,我如愿以偿,成为最有权势的公主,我和皇兄们分庭抗礼,不,我比皇兄们更得父皇看重,因为我是女子,我不会成为他的心腹之患,他对我委以重任。

        我以为我可以得到我想要得到的,然而,我回来时,千羽哥哥已经娶妻……

        那个女子,有什么资格站在千羽哥哥的身边?

        嫉妒让我发狂,然而,我的身份与地位,我的自尊与骄傲,不容许我像皇甫娇一样用那样龌龊的手段,我想,千羽哥哥一定会发现我的好,一定会感受到我对他,从五岁起,就不离不弃的一片心意!

        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

        我不知道!

        明明千羽哥还曾当我是朋友,当我是亲人,他会对我笑,他会温和地和我说话。

        也许,是从我不甘心他与燕青蕊两情相悦起;

        也许,是我想要变强,修习毒绝霸体起;

        也许,是从我得知自己的身份只是一个笑话,我并不是什么公主,只是国师和母嫔的私生女起;

        也许,是我知道他的身份,不是姑姑的儿子,而是先太子的唯一血脉起;

        也许,是我心生了夺嫡之心,想要夺这天乾天下起……

        也许,并没有也许,我和他,是天意的捉弄,是命运的无情牵扯。

        可是,我修习毒绝霸体,想要变得更强,我想要夺嫡,成为天下第一位女皇,最终的目的,不过是为了一个他……

        然而,我到底是永远失去了他。

        毒绝霸体反噬,我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又怎么配得上他?

        疼痛扯回了我的心神,我看见身边的饿狼一口口咬下我的肉,我的血淋洒在这树叶草间……

        可这样的疼痛,我却感觉不到。早在看见千羽哥眼里只有燕青蕊时,我的心便空了,空得那般疼痛,空得那般绝望!

        失去千羽哥,我活着原本就没有什么意义!

        我缓缓闭上眼睛,也许我本不该来到这世上,那就让我以这种方式离开!

        我双手沾满血腥,就以我这一身血肉相偿!

        只是千羽哥,午夜梦回时,你可会……可会偶尔想起御花园的树下,那个手捏桂花糕的女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