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了217 - 历史小说 - 都市战婿归来在线阅读 - 第1738章 输掉了心理博弈

第1738章 输掉了心理博弈

        顾远和麻仓胜天总算是见面了。

        麻仓胜天此人有一种忧郁的气质。

        他一身阴阳师的服装,就好像是从浮世绘里走出来的人物一样。

        看起来很年轻。

        但实际上也有一百多岁了。

        只不过从面向上看,竟然如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般。

        不过就算是把他当成年轻人,也一样是有那么一丝少年老成。

        麻仓胜天面无表情,既没有微笑也没有愤怒,而是很平静地看着顾远。

        他说道。

        “顾羽林,你知道你该如何去做吗。”

        “如何去做?”

        “是啊,绑架了我的家人,你如何自为呢?”

        “这没有什么自为不自为的,你只需要知道你是不是绑了我的家人。”

        顾远拎了拎手中的麻仓信次,然后说:“嗯,就他。”

        “放开他吧,之后我们再谈事情。”

        “不可能啊。”

        麻仓信次侮辱顾远在先,所以当然不可能就这么放了他。

        若是把他放了的话,还有什么事是不能忍的呢。

        所以说,绝对不可能。

        既然不可能,也就没有那么多的麻烦事了。

        麻仓胜天说:“你我都是觉醒之人,应该能讲一下规矩的。”

        “我自己就是我的规矩。”

        话已经说出口了,已经摆明了顾远的立场。

        说实话,如果是别的人,那么顾远倒不是不能跟他们商量一下。

        但很显然眼前这个人是不可能的。

        只因为他们是扶桑人。

        在这个情况之下,麻仓胜天又问。

        “顾羽林,放了我的家人,你也知道,麻仓信次可是我们麻仓家族未来的继承人,他日后也是会撑起相当大的格局。”

        顾远点点头,随后说道。

        “嗯,我知道,但那又如何呢。”

        是啊。

        那又如何。

        如果顾远今天是来跟他们好声好气谈事情的话,顾远宁肯也就不来了。

        在来的时候顾远就已经打定主意不是来好好谈了。

        怎么可能会避免一场战斗呢。

        “顾羽林,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问你,你会乖乖地把我们烈焰谷的那批古书都交出来么。”

        这话才是最关键的。

        对方把古书交出来是最重要的。

        如果不交,那只有开打。

        麻仓胜天说:“首先无法证实那古书是你们的,其次当初我们得到这些古书也跟你们烈焰谷没有任何关系。”

        虽然他说的这话是有逻辑的。

        但也就是那么回事而已。

        在这个时候,顾远根本就不会去考虑对方的话是不是有逻辑,是不是有道理。

        他只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按照你的意思,那不就是说,我们除了打一场以外,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了么。”

        突然,麻仓胜天怔住了。

        他没有想到顾远竟然会把话说得这么直白。

        这可真的是让他觉得有些接受不了了。

        但是既然这么直白,那么麻仓胜天也应该换一个谈话的方式。

        “顾羽林,你是真的想好了不放我的家人么?”

        “拿古书来换。”

        顾远也很清楚,想要让他放了麻仓信次,那就只能拿古书来换。

        这也是顾远来到这里的唯一目的。

        如果不是因为有这种目的,他也不会去想那么多的。

        反正都已经如此了,还去想那么多干什么呢。

        “顾羽林,可以换个方式谈谈。”

        “别废话,要么开打,要么把古书拿出来,我也可以保证,如果你打赢我的话,人和古书我都给你留下!”

        顾远是真的不想废话了。

        他都觉得眼前的人似乎是有些毛病。

        若不是知道他是麻仓胜天的话,恐怕顾远还以为这是个什么小角色呢。

        眼下,轮到麻仓胜天来选择了。

        他到底是还书呢,还是开打呢。

        似乎每一个选择都会让他觉得非常非常难受吧。

        但是很显然那并不是什么事。

        麻仓胜天则是必须要考虑的。

        开打吗?

        开打的话麻仓胜天能获胜么?

        按照道理来讲,麻仓胜天定然是能获胜的。

        他早就已经觉醒,而顾远则是近期才觉醒的,所以说,麻仓胜天在修为战斗力上是有优势的。

        然而这又要面临另外一个问题。

        那就是他能杀了顾远么。

        很显然不可能。

        顾远又不是一块木头,岂是他说杀就能杀的。

        既然不是个木头,那么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到了他们觉醒高手的这个范畴里,想要杀死对方真的是一件非常非常难的事情。

        打不过难道还不会跑么。

        所以只要杀不死顾远,麻仓胜天这一场就会白打了。

        因为他自己心里很清楚,那样做不但会让自己受伤以及有所损耗,甚至还会危及到麻仓信次的生命。

        在这个时候,根本就容不得他去战斗。

        也根本就没有一劳永逸的办法。

        说话间,顾远已经把羽林剑亮了出来,并且架到麻仓信次的脖子上了。

        此刻麻仓信次可是非常非常害怕。

        因为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够距离死亡如此之近。

        在这个时候,说那些真的是一点用都没有。

        就看麻仓胜天是如何选择了。

        麻仓胜天一直都特别平静,但是在此刻他却平静不下来了。

        “顾羽林,就算是你这么做之后成功了,你也会成为我们麻仓家族的敌人,何苦呢。”

        顾远点点头。

        “是啊,我知道,但是为了我现在需要的东西,我必须要这么做,你还是别废话了吧。”

        顾远以近乎于最后通牒的方式对麻仓胜天说出这种话,就是已经摆明了自己的态度。

        如果对方能同意那么自然是最好。

        如果不同意,也就没那么多的事了。

        现在就看这个家伙是如何去处理。

        哪怕是成为麻仓家族的敌人也不怕,这确实是让麻仓胜天觉得难搞了。

        虽然麻仓胜天拥有实力,但他真的不愿意打这一场。

        看到麻仓胜天已经开始纠结。

        于是顾远故意动了动刀。

        “你准备好了吗,如果准备好了,那我可就要开始了哦。”

        “你……”

        麻仓胜天都没有想到现在主动权竟然在顾远这里。

        其实稍微懂点心理的人便能够看得出来,麻仓胜天在心态上已经是完全被顾远给拿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