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了217 - 玄幻小说 - 一世独尊在线阅读 - 第两千零五十六章 纷争未止

第两千零五十六章 纷争未止

        第两千零五十六章



        林云将慕千绝仍在半山腰就没管了,收剑归鞘,一步步朝苍龙龙首走去。



        他很平静,似乎只做了一件寻常之时,既无多少兴奋,也没见多少波澜。



        可龙山之外,却掀起了惊天大浪。



        “太恐怖了,这一剑,给我的感觉真的可以毁灭山河,无坚不摧。”



        林云那一剑,将双剑星和巅峰星河剑意的威力,全部加持在了葬花之上。



        只是一个刹那,就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威能,剑光之璀璨,击碎万千掌芒,无间炼狱一触即溃。



        天路榜首幕千绝彻底落败,若非林云不忍心,他可能要跌落山脚,失去在青龙策留名的资格。



        神话破灭了!



        恐怖的一剑,让各大龙山上的天骄翘楚,全都头皮发麻,无比震颤。



        诸多修士,万千天骄,都在脑中模拟盘算,这一剑的威力究竟有多强。



        最终,他们推算出来的结果很骇人。



        这一剑,可以直接斩灭拥有大道的紫元境半圣,即便是天元境半圣也未必可以挡住。



        星河剑意本就不属于半圣掌控的力量,巅峰圆满加双剑星的星河剑意,在半圣之境就是无敌的存在。



        不过他们也推算出,这一剑很强,可并非没有弱点,相反夜倾天的弱点已经暴露的很明显了。



        “这应该就是他最后的底牌了,只要能挡住这一剑,夜倾天就没有其他招了。”



        “没错,他的底牌全部暴露了。他的肉身很害怕圣道规则的冲击,从头到尾都在闪躲,完全不敢触碰。”



        “这很正常,他毕竟只是青元境半圣,还未悟道。”



        众人议论纷纷,他们很震惊夜倾天的实力,同时不断推算他的实力,而后庆幸不已。



        幸好有慕千绝出头,不然他们若是碰到夜倾天,还真不一定能撑过去。



        现在好了,知道了夜倾天的底牌,他们就很从容了。



        武道交锋就是如此,不怕对手实力有多恐怖,就怕对方底牌太多,一旦知道深浅就容易对付了。



        “天路榜首的神话,是时候破灭了,他们或许很强,可在青龙盛宴,不可能一手遮天。”



        “他们来自下界,可我昆仑也有许多天骄,不惧这些人。”



        “我看东荒双子星就很平静,道阳圣子扛了慕千绝一记无相神印,毫发未伤,就能说明一些问题。”



        



        “姬紫曦也很从容,这位神凰山的小公主,从头到尾都很冷静。”



        ……



        众人议论纷纷,这一战彻底破灭了天路榜首的神话,让众人重新审视起青龙盛宴。



        “还有得争,好戏还未真正开场,等到将要结束时,各大龙山会爆出真正的惊天大战。”



        “天路榜首很强,我们昆仑天骄也绝对不弱。”



        “没错,夜倾天算是捅破了这层窗户纸!”



        他们神情兴奋,都显得极为激动,与天路榜首相比,各大圣地修士肯定还是昆仑修士可以崛起。



        青龙之路,宛若平地的龙首上,两只龙角如山峰般竖立其中。



        第一天路榜首顾希言和第三天路榜首司徒炎,各自占据着一根龙角。



        龙角之下,王座四方则是众多昆仑各地的圣子,他们皆是如东荒双子星一般的绝代天骄。



        眼下王座,空无一人,暂时无人敢去占据。



        这里气氛很诡异,本来要争锋的司徒炎和顾希言,似乎暂时达成了同盟。



        龙角下的一群圣子则联手,形成了另一个阵营。



        这里是青龙之路,谁能登上王座,就可获得青龙尊者的称号。



        神龙有很多,可排名策却是以青龙命名,所以这座龙山竞争最为激烈。



        很多人都认为,青龙尊者最为特殊,即便是黄金神龙也无法媲美。



        某种意义上,谁能拿到青龙王座,就足以冠绝九座龙山了。



        这里竞争最为激烈,各自调息的圣子,身上都弥漫着恐怖的半圣之威,有大道之花悬浮绽放,交替在真实与虚幻之间。



        他们也在关注林云和幕千绝的战斗。



        司徒炎看着神色狼狈,被夜倾天扔到山腰,晃晃悠悠走着慕千绝,神色颇为唏嘘:“堂堂天路榜首,竟沦落至此。”



        顾希言倒是颇为平静,淡淡的道:“天路榜首之所以强,一是从万界厮杀过来,脚下倒是滚滚人头,且悟性惊人,降临昆仑之后,会有气运笼罩。”



        “真正论底蕴和根骨,比起昆仑天骄还是要差一些的,甚至悟性也不一定占据优势。”



        “夜倾天说的没错,天路榜首谁不是从蝼蚁杀出来的,若是忘记自己的出身,小瞧彼辈,落败迟早之事。”



        他很平静,且十分淡然,甚至预料到了幕千绝的失败。



        天路榜首很强,甚至有无敌风采,可不代表真正的无敌。



        青龙策就是这么残酷,不管你之前有多少荣耀,一着不慎,所有过往都会化为梦幻泡影。



        若能吸取教训重新振作,或许还能再临高峰,若是一蹶不振,就真的废了。



        所谓天路榜首,实在没什么好神话的。



        他只是很可惜,天下群雄皆在,唯独不见第九天路榜首葬花公子。



        那才是真正的神话!



        顾希言的目光显得很炙热,有战火燃烧,实在太可惜了。



        司徒炎若有所思,慕千绝算是给他们提了个醒,不可陷入天路榜首的吹捧中。



        “夜倾天这人你怎么看?”司徒炎道。



        顾希言道:“很强,超乎一般的强,若是晋升紫元境半圣,会展现出真正的剑修风采。不过……”



        他话锋一转,略带不屑的道:“一群人将他和葬花公子媲美,甚至还说他超过了葬花公子,也未免太高看这夜倾天了。”



        “第九天路是最残酷的天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从里面杀出来有多困难。龙脉斩圣境,即便借助了至尊圣器,也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



        他很推崇葬花公子,可惜对方背负的太多,无法现身这场盛宴。



        可即便如此,葬花公子一旦成圣,依旧无人可阻挡。



        司徒炎看向他,神色诧异。



        这家伙还真是古怪,明明都没见过葬花公子,却一直对后者推崇备至。



        在诸多天路榜首中,许多人都觉得,顾希言不弱于葬花,甚至还要强上许多。



        可他本人,却从未有过任何不敬。



        司徒炎甚至还知道一些秘辛,神龙天骄榜本来打算将他写在第一的,可圣盟的人询问过顾希言之后。



        他严词拒绝,只说没有真正交手,那葬花肯定名列第一。



        “夜



        倾天潜力已尽,或许还有底牌,可无法真正翻天。”顾希言淡淡说了一句,不在多谈。



        苍龙之路,林云重回龙首。



        唰!



        诸多目光同时落在他身上,他们要重新审视这个天道宗的剑道翘楚,东荒秩序或许要变了,不在是双子星的天下。



        道阳圣子咧嘴笑,他自然开心得很,乐见夜倾天崛起。



        双子星另外一人,神凰山的小公主姬紫曦,缓缓开口道:“你方才一剑,除了自身剑道造诣过人之外,以你手中神秘佩剑关系匪浅。若是没了此剑,方才一剑威力会弱很多,夜倾天我说的对吗?”



        她站在林云前方,穿着宽大的金色长袍,风稍稍一吹,便露出修长如玉般的美腿。



        她很美,那是一种有着璀璨光芒,骄阳如火,带着神圣之气,不可侵犯的美。



        只是她的五官太过精致,有些娃娃脸的意思,看上去给人的感觉只有十四五岁的模样。



        像是沐浴着神火的小凤凰,还未长大,却已惊艳人间。



        林云曾经与她打过照面,还以凤凰咏心曲助此女突破了,不过后面……算是不欢而散。



        她想掀开帘幕打量自己时,被月薇薇耍了小心机,活生生给气跑了。



        如此近距离的观察下,林云不得不承认,此女确实美的不可方物,难怪会名动昆仑。



        她美眸闪耀着光芒,盯着林云,有一丝争锋的意思。



        林云神色平静,看了看手中的葬花,笑道:“小公主说的倒也没错,它很开心,让我谢谢你。”



        夸葬花就是夸他,林云与葬花不分彼此,所以他完全不在意姬紫曦话中的其他意思。



        姬紫曦俏眉微蹙,眼眸深处燃起金色的火焰,那张萝莉般的面孔上,出现愤怒的表情,却依旧显得很可怕。



        她很生气,还带着一丝怒意,恶狠狠的盯着林云。



        “呵呵,夜倾天,这位小公主,平时最讨厌其他人称她小公主了,你犯了大忌。”道阳圣子面露笑意,暗中给他传音。



        就在此时,慕千绝一脸颓然,神色狼狈的重新爬了上来。



        他出现在龙颈之处,面无表情:“即便没有那柄剑,他也能胜我,我身上穿的是三曜圣器。”



        众人连忙看去,直到此时才发现,幕千绝的穿着一件圣甲,上面有许多破损的痕迹。



        星光黯淡,圣纹碎裂,鲜血依旧在不停的溢出。



        众人更诧异的是幕千绝的态度,他完全放下了之前的狂傲。



        慕千绝看向林云,沉声道:“你说的对,天路榜首本就是从蝼蚁中杀出来,实在没什么好骄傲的,我爬到这里不是想证明什么。”



        他死死盯着林云,咬牙道:“谢谢你捞我上来,不过你别想我感激你。无法拿下龙首,这青龙策不留名也罢,我会回来找你的,哪怕跌落到山脚,我也会像现在一样爬上来。”



        轰!



        话音落下,他直接从山上跳了下去,这一次他主动摔了下去。



        数千丈的高度,任由龙威压在身上,狠狠甩在了山脚之下。



        “丧家之犬,一败再败,可真会给自己加戏。”王座上鹤玄鲸,面无表情的鄙视道。



        与旁人的震撼相比,他没有半点情绪波动,甚至还充满不屑。



        【很感谢给我提意见的同学,受益匪浅,看新闻河南的情况很严重,希望河南的书友都出行平安,郑州挺住,河南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