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了217 - 历史小说 - 东京执教在线阅读 - 第292章 屈才

第292章 屈才

        社务所最靠里的房间,出现了一阵短暂的慌乱。

        ——在一众管家的注视下,铃音小姐喝下一口姑姑带来的果汁,忽然剧烈地咳嗽起来了。

        “铃音小姐!”

        “没事,只是呛到了……这是什么果汁啊……”

        再开口时,她的声音变得沙哑了许多。

        “诶?”

        她愣了愣,摸着自己的咽喉,又清了两下嗓子,说话时还是很沙哑。

        管家们围了上来,“铃音小姐……”

        她摇摇头,哑声道:“祭典就要开始了,待会儿再说吧。”

        “可是……”

        哐!

        梳妆的桌子被她砸得一震。

        “……”

        几名管家顿时噤声,但对大小姐的脾气也早已习惯,立即默不作声地为她穿起了神女的袍服,颇具效率。

        好疼啊……

        千代看了一眼手掌,对自己刚才的力度有些后悔。

        另外,缠绕在胸口的绷带束胸,好像勒得有点太紧了……

        她又想起刚才,侄女帮忙缠绕绷带的时候,那副不情不愿又不敢流露得太明显的样子。

        是嫉妒吧?

        绝对是故意的吧?

        明明是她自己不争气啊。

        千代叹了口气,忙碌的女管家们立即停了下来。

        “……”

        真麻烦啊。

        她扫了一眼,模仿着铃音的语气:“继续。”

        “是。”

        她张开双臂,任由她们将一件件华服套到身上,头发也被盘成发髻,戴上了沉重的金冠。

        镜子里的神女逐渐成型,千代忽然笑了一下。

        这不是挺有意思的嘛?

        ......

        “原来如此,未成熟的果子榨成的汁么……”

        “是的。”

        铃音端坐在地上,隔着桌子,面对着泷野,“青涩的口感会刺激喉咙,让声音暂时变得沙哑,不过十分钟左右就能自然恢复了。”

        他点了点头,“到了那个时候,也没有必须开口的必要了。”

        “是的。”

        他又想起刚到崇岳那天,千代藏起来的那个纸箱,特制果汁、束胸的绷带还有铃音的胸垫之类的东西,大概都是在那里面放着的吧?

        不过……

        泷野望向面前的少女,脑海中又浮现出她刚才与巫女交流时的一颦一笑。

        除了相貌极似,这份能模仿到极致的演技,也是其中的关键啊。

        “老师……”

        铃音望着一旁,此时流露出的是自己的羞怯,“请不要一直盯着铃音……”

        “抱歉。”

        泷野移开视线,又看了一眼时间,“再等一会儿吧,快要出发了。”

        “好的。”

        偌大的和室又安静下来,房间里回荡着的,都是外面忙碌的声音。

        倚着矮桌,他托腮望着窗外。

        神社四周树林环绕,盖得又密,枝摇叶晃间偶尔才露出一片细碎的天空。

        泷野考虑着之后的打算,目的是让这位大小姐享受到这难得一次的可以在台下参与的夏夜庆典,对坐的少女则又看向了他。

        在和室里相对而坐的片刻时光,已经是两人自七月份在医院分别以来,相处最久的一次了。

        “……”

        一想起医院,她就又想起了那一晚。

        托姑姑的福,她那蓬勃的好奇心得到了完全的满足,甚至远远超出了预期……而眼下的状况,也同样得益于姑姑的安排。

        【“明天晚上,铃音想做什么都可以。”】

        话是这么说……但她同样也没忘记姑姑的后半句话。

        【“如果铃音能做到的话……”】

        就是做不到啊……

        铃音望着侧目的泷野,在心里叹了口气。

        她现在的身份是花本千代,但这只是对三人之外的他人而言的,而老师从一开始就知晓一切;

        尤其是现在这种两人独处的情况,她更做不出有悖于自己原来身份的举动。他只需一眼望来,她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就全部消散了。

        像姑姑那样活得没脸没皮,偶尔也是一种优势啊……铃音心想。

        “打扰了——”

        门外传来一声问候,接着移门便被拉开了。

        管家站在门口,“泷野先生,千代小姐,祭典游行的队伍就要出发了。”

        “我知……”

        铃音下意识地就开了口,又被泷野一抬手捂住了。好在现在外面吵闹不休,管家也没听清她的声音。

        “我知道了。”

        泷野代替铃音作出答复,声音也更响亮一些,还抛出问题转移管家的注意力。

        “铃音已经坐上花车了吗?”

        “不,铃音小姐还在房间……”

        管家说到一半忽然停下,扭头望了一眼,接着说道:“铃音小姐出来了。”

        话音落下,一身华服的神女被簇拥在几名侍女中间,从外面缓步走了过去。

        “……”

        短暂的对望,泷野发觉千代似乎笑了一下。仔细望去时,她却又没什么表情,面上端庄神圣,一如铃音前两天的模样。

        门口的管家对着两人微微一躬,也连忙跟了过去。

        “好了,我们也过去吧。”

        泷野扶着桌子站起身,“铃音……不,待会儿就得叫你千代了。”

        “……”

        铃音也站了起来,犹豫了一下,握住他的手腕。

        “嗯……瑛祐。”

        ......

        只有祭典开始的第一天,神女花车是与其他屋台花车一起从神社出发的,而后便各顾各了。

        无论北宫神社如何在仪式上动心思,对大多数前来参加祭典的人而言,花神神女只是点缀,他们更关注的还是街道上游行的祭典队伍。

        今天也同样如此,神女花车在鸟居前出发时,专门等在这边的人并不算多。

        泷野和铃音就在其中一边的路上跟随着花车,保持相差无几的速度。

        “原来从下面看,是这副样子的……”

        铃音望着花车上的姑姑,发现自己之前有些认真过头了。

        神女跪坐,腰部以下的部位都被两边的雕栏所遮挡,就算坐得随意一些,也不会被人发觉;

        她自诩视力不错,而从下方观察到的神态,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清楚。

        至少她就没分辨出刚才姑姑那微微抬头的动作,到底是在对下方的人翻白眼,还是在凝望远处的天际。

        “怎么了?”泷野望了过来。

        “不……”铃音小声地开口,“没什么。”

        “不要太紧张了。”

        他又望向前面,周围还是有一些人注意到了他们,但都是一副见惯了的模样。

        “为了现在这个时刻,千代和我已经抛头露面大半个星期了……至少在北宫神社周边,没有比我们俩更出名的情侣了,也不会有人会发觉不对。”

        “自然一点,铃音现在就是千代,没有人会怀疑的。”

        “……”

        铃音抿了抿唇,忽然一笑。

        “真是的,我知道了啦~”

        “……”

        “千代”活灵活现,泷野头皮一麻。

        正如千代之前所说的那样,这位在各方面都天资过人的大小姐,只当个大小姐的话,实在是有些屈才了。

        “瑛祐,我们走快点吧~”

        “嗯……”

        铃音牵着他加快脚步,胸腔里的心跳也加快了不少。

        现在不是一对一的情况,老师也让她自然一些,她的举动都是合情合理的……更何况,姑姑不就是这样性格跳脱的人吗?

        两人赶到了花车前面,路上人不算太多,泷野和铃音又都穿着显眼的浴衣,屋台上的千代也很快注意到了他们。

        铃音挽着泷野,又抬起另一只手,对她挥舞了两下。

        “这么快就投入到角色里了啊……咦,声音恢复正常了。”

        千代清了清嗓子。

        屋台上只有她一人,无论说什么,能听见的也只有她自己。

        “千代、千代——这里是千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