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了217 - 都市小说 - 夫人总想气我时莜萱盛翰钰在线阅读 - 第1229章 姬英杰失踪2

第1229章 姬英杰失踪2

        第1229章                姬英杰失踪2

        “说的多,自然想的就少。”

        齐衡脑子里浮现出时然的身影。

        他对她很眷恋。

        不只是从小到大的感情,还有她的聪明,睿智,判断事物的能力和冷静。

        但最重要的是——时然没野心!

        她是天生的王牌助攻,辅助大才,有能力没野心,这样的人才太难得。

        爱情?

        自然是有的。

        但在一个成熟政客的三观中,爱情会有,但比重不会太大!

        今天能顺利捉到姬英杰,是意外之喜,也算是他来到江州最大的收获。

        齐衡离开地下宫殿,回到住处。

        车门打开,管家道:“总统,盛家夫妻找您,我请他们在客厅等候,您要不要见?”

        “见。”

        他出现在盛翰鈺夫妻面前的时候,脸上的冷漠已经尽数褪去。

        笑容带着谦卑,一瘸一拐快速往夫妻面前走。

        “伯父伯母,您二位怎么不提前给我打电话呢?

        我电话号码没变。”

        时莜萱:“电话没变但是人变了,打不打的就那么回事呗。”

        齐衡面不改色心不跳,依然笑容可掬。

        他亲自倒掉俩人面前已经冷掉的茶水,重新倒上烫的,双手举起毕恭毕敬递到两人面前。

        按说他现在是一国总统,不是普通人,但在盛翰鈺夫妻面前却一点架子都没有,恭顺样子还是和以前一样,完全是晚辈对长辈的礼数。

        两个人不吃他这套。

        盛翰鈺没吱声,只是板着扑克脸坐着。

        时莜萱没闲着,一通夹枪带棒的冷嘲热讽:“哟!齐总统太客气了,我们夫妻二人就是小老百姓,可担不起你这么大的礼!”

        “怎么能让您亲自为我们倒茶呢?

        万一烫到手成我们预谋害您了……”

        齐衡面上很羞愧,道歉:“对不起伯父伯母,当初都是我的错,是我年轻不经事,见到父母的尸体就懵了。”

        “更怪我识人不清,刘全说什么我就信什么,都是他挑唆的我才一时糊涂……”

        他把所有的错,都推到刘全身上。

        反正人已经死了,死无对证。

        时莜萱打断他的表演:“好了,齐总统公务繁忙就不要在我们面前演戏了,没必要,你一个政客还要干演员活,让演员怎么活?”

        “都是狼,就不要装羊了,我们今天来就想问你一句话,问完就走。”

        齐衡现在脸色变了。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一国总统,也是要面子的。

        时莜萱一点面子都不留,把他所有的伪装全部都揭下去,齐衡脸上就挂不住了。

        脸色变了,但语气还一如既往的谦卑恭顺:“您问。”

        “你把然然小姨姥,也就是姬家族长姬英杰弄到哪去了?

        还给我。”

        他心里“咯噔”下。

        没想到他们能这么快猜出姬英杰是自己弄走的。

        但他是不会承认的。

        齐衡做出一副吃惊的样子:“伯母,您怎么会把小姨姥失踪的事情想到我身上?

        我是绝对不会做出那样事情的,我可以发誓。”

        他举起右手,准备发誓。

        正常情况下,这种情况是会被阻止的。

        但事情只要遇到时莜萱,就不能往正常的情况想!

        她没阻止,盛翰鈺更不会。

        发吧,只要自己不觉得恶心,他们更不会认为不妥。

        不会认为不妥,但也不代表相信。

        齐衡只能说下去:“如果人真是我扣下的,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时莜萱:“太笼统了,再具体点。”

        齐衡:……

        没办法,他只能再具体点。

        “让我齐家从此没落,永不翻身。”

        “很好。”

        时莜萱貌似满意,微笑道:“举头三尺有神明,不管是谁,做过的孽神明都看在眼里呢,早不报晚报,早晚都会遭报应。”

        “好了,我们在这时间也不短了,不影响齐总统休息,再见。”

        夫妻俩站起身离开。

        “伯父伯母,我送您们。”

        “不用,你腿脚还没好利索,还是留步吧,万一落下残疾就成我们害的了。”

        齐衡:……

        最终他还是没送出去,留步了。

        主要是气的。

        太气人了,字字都往人肺管子上戳!

        夫妻俩的车离开,开远了。

        “哗啦啦——”

        齐衡再不需要压制脾气,将茶几上价值不菲的茶具全部都扫落在地上,茶具摔的粉粉碎。

        手下建议:“总统,要不要对江州政府施加压力?

        让他们给盛家点颜色看,这家人太嚣张了,根本没把您看在眼里。”

        “不用。”

        齐衡眼里闪过狠厉。

        狠厉中带着一丝无奈:“现在还不是和盛家翻脸的时候。”

        家变,让他瞬间成熟!

        政变,让他学会在任何时候,都要不带一丝感情色彩地权衡利弊。

        ……

        江州。

        机场。

        齐衡离开江州的日子,谁都没想到,在飞机准备飞走的时候,时莜萱来了。

        她这次和上次的态度有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亲切地抓着齐衡的手叮嘱,回去后要注意身体,别只忙工作不顾自己。

        有困难就找她。

        她别的能耐没有,就是有钱!

        需要用钱只需要一个电话,要多少有多少……

        齐小妹留在江州放一百个心,她会不定期去照看,缺什么补什么。

        时莜萱不只是带一张嘴来的,同时还带了一卡车的东西,全是l国现在紧缺的物资。

        她说是无偿捐赠,这些虽然不多,杯水车薪,但能解燃眉之急也是好的!

        今天齐衡回国,虽然送行的人不多,但有记者。

        还是有影响力的记者,时莜萱的表现都被记者们用摄影机记录下来,人还没离开机场,准备发的新闻已经打好腹稿了。

        以德报怨。

        宽以待人。

        格局大。

        以大局为重。

        所有的优良品质都往时莜萱身上安,快把她形容成神一样的存在了!

        齐衡觉得不简单,她不会那么好心,但沽名钓誉也不像。

        现在又不能撕破脸,毕竟有外人看着,尤其还有记者在。

        他不动声色陪时莜萱演戏,提高警惕看她要耍什么花样。

        很快他就发现,她准备做什么了。

        时莜萱亲自指挥人往飞机上运物资,然后很快发现——装不下!

        “怎么会装不下呢?

        是不是你们装得不合理?”

        她亲自登上飞机,现场指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