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了217 - 都市小说 - 药户娇妃她又美又飒在线阅读 - 第527章 不是什么牛鬼蛇神都收

第527章 不是什么牛鬼蛇神都收

        与此同时。



        沈墨川陪着元谨朝宫门方向走去。



        一路上,沈墨川已知道了皇上叫元谨过去所谓何事了,不禁吸口气:



        “……那爷您也答应了,将步氏给收下了?”



        “本王若不收下,皇帝就要把步氏直接送出京城。”元谨目无波澜。



        沈墨川呼吸一顿,自然知道皇上这么做的威胁意图。



        步氏若离了京城,离开了爷的视线范围,定会被梁王杀人灭口。



        梁王少了步氏这个人证,可能再没什么顾忌地返京了。



        到时候,也不知道又要生出什么风波。



        只可惜梁王这十多年陆续加害乾宁帝皇子的事情,虽调查出来了,却没实际证据,也没法去治梁王的罪。



        乾宁帝临终前不知是不是对梁王有愧疚,也没有追究这个皇弟杀害自己几个儿子的事。



        如今还是得靠步依慈牵制着梁王那边。



        元谨的声音继续飘来:“他新官上任三把火,生怕皇位坐不稳,无非是想找个人监视本王。既然如此,就算这次拒了步氏,下一次只怕还有李氏、刘氏、王氏被塞进来。既然如此,本王就满足了他的心意,这样,也能让他心安,不再忌惮本王。在梁王加害皇子的铁证搜罗出来之前,就先步氏留在王府吧。”



        沈墨川也明白这个道理,却还是犹豫:



        “可……王妃那边会不会不高兴?”



        元谨脸上神色微凝固,却没再说什么,大步朝宫门走去。



        **



        平邑王府。



        简七娘子疾步进屋:“王妃,宫里的徐不骄公公来了,还带来了个人,说是圣上赐给平邑王府的……”



        温瑶正和青橘、香菡说着话,见简七娘子脸色有些复杂,不禁微眯眸。



        青橘立刻问:“什么人?”



        简七娘子也不好说什么,只道:“王妃出去接见一下吧。”



        温瑶也就起身,换了身见客的衣裳,带着三人一同出去,来到王府内会客的魏紫堂。



        魏紫堂内,徐不骄看见温瑶出来,走过来行了个礼:



        “给平邑王妃请安了。”



        “徐公公多时不见了,”温瑶施施然回礼,“听王府下人说,还带了个人过来,是皇上赐的?”



        徐不骄也就不绕圈子了:“正是。来人,将人带上来。”



        两个内侍立刻拥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魏紫堂。



        青橘看到后,发出惊讶的呼声:“步……步依慈?”



        温瑶也是眼皮一动,却不动声色,看向徐不骄:“这是皇上要赐给平邑王府的人?”



        徐不骄没有马上回答,  先给步依慈打了个手势。



        步依慈对着温瑶盈盈一拜,怯怯:“草民步氏,拜见王妃。草民得平邑王垂怜,离开风尘地,好生安置,无以回报,幸得皇上提点,准草民入王府,为平邑王与平邑王妃暖床叠被,侍候饮食。今后,还请王妃提点照顾一二,若草民有什么做错的地方,还请王妃切勿怪责。”



        温瑶眸色微凉。



        说得文绉绉,翻译成大白话就是——



        步依慈借助皇帝这个背景,要进王府给元谨当小老婆了。



        果然,徐不骄也开了口:



        “皇上特许步氏进王府后院为夫人。平邑王后院人少,如此,王妃也能多个帮手,不那么辛苦。”



        这话一出,青橘第一个先沉不住气了,顾不得尊卑就脱口而出:“这叫什么话?平邑王与平邑王妃成婚才多久啊,  如今就塞了小妾进王府,这哪里是和王妃分担事务,让王妃多个帮手?是想气死王妃,让王妃没面子才是吧!”



        简七娘子连忙暗中拉扯了一下青橘的袖子,示意她莫要放肆。



        青橘却还是不服气,冲着步依慈一个眼刀子,叱道:“咱们平邑王府可不是什么牛鬼蛇神都收的!还请徐公公领回去吧!”



        步依慈被青橘叱地面红耳赤,眼泪珠子一下子包裹不住,滑下来,委屈地垂下头。



        看得青橘更是咬牙好笑,还哭呢!



        若不是她自己有这个意思,皇上也不会有这个将她送来王府的举动。



        装什么装,之前便厚着脸皮在温瑶面前给平邑王自荐枕席,这会儿只怕都乐开花了吧!



        就说游云居出来的女人都不是什么好人!



        幸亏徐不骄也知道青橘向来维护温瑶,此刻也明白她的心情,只当没听见,望向温瑶,也是有些无奈:“王妃,这是皇上的意思,奴婢也不过是谨遵圣旨而行。还请王妃莫要为难奴婢。”



        温瑶只淡淡问:“平邑王可知道这件事。”



        徐不骄照实回答:“皇上刚刚已跟平邑王说过了。”



        这般说来,元谨是没有拒绝了。不然,皇上也不可能送步依慈过来。



        温瑶沉思片刻,目光落在正哀哀哭泣的步依慈身上,手一挥:



        “简妈妈,派人将步氏送去桂香院,安排着住下。”



        桂香院是王府内本该安排夫人级别的妾室所住的地方。



        但因为元谨未纳夫人之类的妾室,自然一直空置着。



        既是皇上御赐下来的人,这王府的家主也同意了,那么她身为这王妃的女主人,暂时也得做女主人该做的。



        步依慈汲满眼泪的眼眶顿时浮现出一丝欣喜,正欲道谢行礼,还没来得及,只听脚步声已经飘进来,男人的声音伴随着袭来:



        “去清秋堂那边吧。安排住在秦娘子旁边的厢房即可。”



        清秋堂是王府内安排侍妾住的地方,就是比夫人地位低下的妾室,也是王府内地位最低下的。



        徐不骄一听,顿时就脸色微微一变,继而看向回来了的元谨,先行了个礼:



        “平邑王回来了。”



        元谨不悦地看向徐不骄。



        皇上倒是个急性子,竟赶在他之前将步氏送来了王府。



        因为怕步依慈进王府这件事,惹了温瑶的不快,他出宫后特意先去京城几个大书斋与点心铺买了她喜欢的书与吃食,打算回来哄哄她,没料到正因为如此,让步依慈先回来了。



        



        徐不骄见元谨不声不响,又忍不住:“皇上本是想让步氏当夫人的……可如今平邑王将她安放在清秋堂,与先帝之前赐的秦娘子住在一起……那岂不是让步氏……”